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燕郊网城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燕郊网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0|回复: 1

去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2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身后一片桐花影,影中美人满额颦。
熬了一个复苏的春天以后,庭院门口的桐树懒洋洋的开出了桐花,夜晚来临的时候黑色像夜游神一样覆盖了所有其他颜色,就连这些娇艳的紫红色倒圆锥形的花萼也没有幸免,村里的桐树和桐树一颗颗连在一起,桐花和桐花一朵朵连在一起,白天和黑夜把村庄和村民盖在桐花下面劳作和生长,村民们过着这种似画非画的日子,画中都是行走的线条,画画的人悠哉悠哉,看画的人乐哉乐哉,画里的每一笔无不艰辛。
夏日傍晚清凉的风吹过池塘边桐树叶子的时候,树叶像惊弓之鸟一样煽动着臂膀试图逃走,树干却紧紧的拽住不得不依靠这光合作用才能维系生命的利益既得者,即使这样少部分叶子也经不住诱惑撕断了枝干的牵引落回地面,相邻的桐树叶子成相同的夹角把这池塘围的严严实实,不管站在池塘里面还是池塘外面,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到的除过黑色之外依旧是浓烈的黑色。
坐在池塘边纳凉的村民絮絮叨叨的享受着这美好的夏天,这絮叨的声音坠落进旁边的池塘里化成一波又一波的水纹,水纹吸干了纳凉人的絮叨声,伴随着进展缓慢的时间,在第二个白天和第一个白天之间像是有人故意把时间拉长长了似得,夜幕拉开之后,水面也最终化为一面黑色的镜子,好似从来没有什么发生过一样。
倘若夏天的夜晚站在刚刚收完小麦的麦田里,会看到天上的星星在绕着村里的这片麦田在转似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空的星星似乎离这片麦田越来越远了。
总是从清晨出发,如果走的足够慢的话,足足可以把夏季看的清清楚楚。
夏天啊夏天,你喜欢夏天么?那你来夏天把!山谷后面就是夏天呀,快来把!
沿着山谷往前走,杂草贴着地面郁郁葱葱铺满山谷,树木倒长在地面渴望着太阳的滋润,山谷并没有让杂草长得杂乱无章,顺着杂草有一条通往村里的小道,这道崎岖蜿蜒,婀娜多姿,大石头挡道没有关系,小溪挡道没有关系,带刺的枣树挡道没有关系,反正往前走就对了,要不然要这些摆设有什么意义呢,所有挡道的对于要去远方的人来说都是象征性的摆在通往目的地路上小鬼头,每个人一生中都得跨过去找到那个生如夏花的夏天。
琴声起,桐花落,一寸相思愁,离别又重逢。
水帘洞的尽头有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瀑布的水白花花的像时间一样坠落到泉底,泉水静谧的涌开,化成一团团雾气笼罩着水帘洞。水帘洞尽头的瀑布像个孤儿一样悬在山崖上,四周的岩石囚住瀑布,瀑布的水白花花的像时间一样坠落到泉底,泉水静谧的涌开,化成一团团雾气,笼罩着水帘洞。
虞意站在水帘洞的尽头,面无表情的从时间里幻化出来,阿呆和虞意同时出现在水帘洞,阿呆十岁,虞意二十岁,两人相差十岁,虞意一闪而过。
长头发,白色婚纱,亭亭玉立,温文尔雅。
    土墙悬挂在唐志庄地平线以下,像一幅画一样栩栩如生,时间往前蠕动,即使村里的村民一直挖土墙上的土拉回家填粪坑用,土墙也永远不会坍塌,麦田在土墙90度方向沿着唐志庄的方向铺展开来,麦田从各个方向收缩起来包围了村庄。小山坡从麦田处断裂,隔成了一座巨大的墙。穿过土墙就会进入唐志庄的夏天。
前世一闪而过,未来扑朔迷离,梦里花落花开,现在平淡无奇。
   天不亮的时候鸡鸣声此起彼伏出现在村庄里在相互对歌,夏天的时候路口的柳树静悄悄的在长枝叶,清晨的村庄路口这些枝叶长的绚烂又整齐,早晨的阳光沿着地平线铺天盖地的卷过来,穿破云层直至地面,掉落在地上咣当一声砸醒了睡梦中的村庄,于是村民们就像被这落地声无形的控制着一样,就去田地里修正一番土地,或者迁移一些庄家。
洒落在地上的这些阳光如果想弯身下去捡起来,影子便伸出手去抓自己一把,着实会吓自己一跳。
    西宝高速往南2公里的地方就是唐志庄,如果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往下看,村庄宛如一副扇动的蝴蝶翅膀,村东头和村西头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变宽,而最中间的村委会区域附近的位置永远只有蝴蝶触角那么狭窄。
    夏天的夜晚阴雨连绵,屋檐的雨水从瓦片上掉下来吧唧吧唧砸响村民从山上搬回来石砖头,几十年来石砖头被雨水砸破了一个窟窿,而雨水却还一直在跟这几块顽石较劲似得,非得砸烂不可。
庭院猪圈门前长了一棵桑树,是村民在山上砍树的时候挖回来的树苗栽种的,5月份时节桑椹落了一院,满满的一院子全是桑椹,早先是青绿色的小牙,时间往前走,小绿芽也和时间寸步不离粘着时间,吸一些周围空气里的氧气,顺着树根从土里爬上来水啊枯枝烂叶啊的,一束束阳光从外太空票啊票啊不带拐弯抹角的连续不断,就算夜晚也得通过月亮反射一些过来,撒在桑枝叶,甜甜的墨色的桑椹熟着熟着熟透了,长肥了,吧唧一声把树枝咬断,然后从树枝上跳下来,一个接着一个,像狼牙山五壮士一样,嗖嗖嗖的奋不顾身一直往下跳,落在地上,桑椹们全摔烂了,然后把肚子里的血水往地上一倒,再往地上一躺,要是谁不小心再踩一脚,那些血水便把整个院子都染成了墨红色,桑树见到他的孩子们自己跳下去张开触角摊开在地上,摊了一地墨汁,村民们都喜欢捡这些甜甜的桑椹吃。
夏天真美。又安静又美好。
村庄里的雨持续不断的时候往往最难感觉到还有事情正在发生,银灰色的天空像是装在一个无边无际的大瓶子里,天幕落下的雨水砸在地上嘀嘀作响,任凭时间和空间怎么延伸,也装不满这个孤独的大瓶子。
对于几个村庄连接起来的世界,各种各样的新鲜感也永远消耗不完。比如村子附近的土场、村子里每家每户的房屋和街道、各种各样的家畜、麦草堆、八组后面的树林、三组的窑洞以及埋着小芜祖爷爷的坟场。
好似时间和地点可以相互转换似得,去齐家村唯一的一条路上全是麦田,阳光参差不齐的把倒影打落在地上,除过颜色变成黑色之外,和长在地里的麦秆呈现出一模一样的形状,这形状清清楚楚把阳光和影子分割开来,在夏日午后的风吹中尤为干净。阳光滴滴嗒嗒把小麦叶子的影子打成碎片掉落在地上,当然蚂蚱和蛐蛐的伴奏必不可少,这样子肯定会有愉悦的感觉出现把。
感觉一下子就从心里涌出来。这个过程经历了复杂的转换,却全是因为小麦,早上吃的面条在经历了身体种种化学反应之后,在看到这片麦田地之后变成了愉悦的感觉。
突然间就只剩下感觉了。很多年之后这片麦田不存在了,1996年也不存在了,甚至那天早晨的所有事情都不存在了,阳光不存在了,影子不存在了,那条唯一去齐家村的路也不存在了,只剩下感觉。
所有的一切高度聚集起来变成了愉悦的感觉,再突然释放变成了所有的一切,真实却又不真实。
总是往前走,一定是这样子的把。从来不会后退。
相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一样,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和死亡,但是他们每天都在为当日的温饱而发出叫声,叫声虽然不同,但有相同的目的。
猪好像永远有睡不完的觉,牛好像永远不用睡觉,羊似乎在一直盯着猪和牛发呆,时间一直走,时间静悄悄,咩~咩~哞~哼哼~!
院子本来就不大,偶有一声牛叫,羊叫,加上似乎一直吃不饱的猪叫。
提着辘尺打月亮,掂不来轻重。
这个石磙经历了无数个夏天,在夏天的烈日下,石磙在村口土场上碾过一颗一颗的小麦,每一颗麦粒都老老实实躺在土场上被这个石磙碾压,麦穗被石磙碾压以后,麦穗的孩子们离开包裹着外衣的麦秆,赤裸裸的一颗一颗躺在了土场上,或者等待四分五裂变成粮食,或者撒在地里延续香火。
咪咪毛,上高窑,把你妹子给我哥。我哥嫌她有垢痂,给麽给麽可走呀。
村子西北脚有片小树林,夏天的时候树林里长满了青草,青草郁郁葱葱铺满在树林里,几十颗洋槐树站在草丛中,宛如亭亭玉立的姑娘。
洋槐树白天和青草穿一样颜色的衣服,小船形状的叶子把青草的天空连接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水,青草们一株一株贴在一起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取暖,这阳光燃烧的通透。
太阳是一颗正直壮年的黄白色的恒星,为了不至于被自己这团大火球因为引力而塌陷,赘肉在肚子里聚变以后,以四射的光芒和源源不断的热量抛给了这片青草和洋槐树。
也许是一厢情愿,也许是愿者上钩,你给我就全要,青草和洋槐树从来没有想过,太阳也会有终老的那天,假如有一天太阳真的死了,对于青草和洋槐树来说,那时候黑夜比黑夜更可怕,冷冷清清安安静静并不是身为植物所真正希望的,洋槐树羡慕停留在洋槐花上的那群蜜蜂,而青草羡慕整天啃自己的那群野兔子。
夜晚来临的时候这片树林并不是漆黑一片,月光洒在乳白色的洋槐花上带着露水晶莹剔透,青草堆里的萤火虫按下按钮打开灯光守护着树林,待到所有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以后,蛐蛐便在这孤寂的夜空中完成最后的点缀声。
相互协作,缺一不可,选好月光华丽的夜晚,选好夏天雨后的刚刚睡醒的夜晚,谁要是掉了队,谁要是不合群,于情于理都没法给大伙儿一个交代。
下雨的夜晚,洋槐树的叶子承受着雨水经历长途跋涉自由落体之后砸到身体的重量。露水沿着叶子的缝隙滴落到草丛里,给予了大地的营养。
兔子非要拉着萤火虫聊天,夜晚来临的时候兔子变得异常兴奋,在树林里跑老跑去,吃遍了整个树林里的青草,聊天的时候兔子还得让萤火虫开着灯,这样兔子才会有安全感,胆小如鼠的兔子一到晚上就会滔滔不绝的对着萤火虫倒苦水,比如今年的青草不如往年的好吃之类的。青草们像案板上的肥肉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被兔子吃掉同伴,心里在想,我们今年好不好吃完全不由我们自己决定呀,今年的雨水确实不如往年的那么充沛。
生于天地间,浑然如天成,不见痕迹。老天爷这个大设计师真是一个微妙的存在吧。
树林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养育着她的孩子们,不管在什么季节,小朋友们总是喜欢在树林里待着,似乎这是除了家以外的另外一个家,下午放学以后小朋友们都牵着自己家的羊到小树林做一个放羊的孩子,于是一整个下午这片树林就成了这群小伙伴的世外桃源,爬上洋槐树的最高处吃香喷喷的洋槐花是小小朋友们最喜欢的事情,一整个下午小兄弟骑在树杈上摘洋槐花吃。
洋槐树铺满了树林,沿着庭院的后门像一条长河一样贴在墙上,在树林最东边是一颗有着上百年寿命的老槐树,老槐树开的洋槐花鲜嫩爽口,足足够小朋友们吃上一辈子,一辈子有多长,他们都不知道,也想不透。
很多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小朋友们就这么骑在树杈上,等着被白花花天空覆盖的时间像白驹一样穿透所有的缝隙,这世界所有的缝隙被撕裂成一片一片更小的世界,一粒尘埃就是一世界,一个缝隙连接一个缝隙,村庄背后的土地里的土壤俯首接耳浩瀚衔接,像是永远不会有完结似得。
现实与梦境是相反的两个世界,梦境与现实是相近的两个世界,可以在梦境里面找到的地方,似乎早晚会在现实中遇到。
小朋友们在树杈上睡着了,悄无声息的睡着了,吃饱了洋槐花后,夏日午后的树杈后面是无尽的麦田,靠着树杈尽收眼底的是整个四四方方的唐志庄村,躺在村里最高的一颗洋槐树上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睡个觉,不用担心未来,不用缅怀过去,不愁吃不愁穿,在村里倚天立地,安逸就像是铺天盖的狂风一样从远方来,停留在洋槐树上,他们就是被这狂风带到了梦里。
是该变得不一样还是变得一样,沉的越深,答案才会长了腿自己跑过来。
用簸箕筛分离小麦和麦糠就是这个沉下来的过程,糟粕和精华本该是一个对立面,如果没有簸箕这个伯乐的话,也许小麦和麦糠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把。
镜子里的猴子和镜子外面的猴子相互都不承认对方的存在,于是杨振宁发现了宇称不守恒,得了诺贝尔奖金。
只有永恒回归的方式才能找到最美好的事情把。
斑衣蜡蝉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村里人喊她们花姑娘,夏天椿树开花的时候,花姑娘们通红的身体长出黑色和白色斑点,翅膀展开在天空飞翔如空灵的舞者,天空空荡荡是她们的整个舞台,飘浮在天地间无拘无束,有很高的自由度。
庭院门口有两颗椿树,一颗是香椿树,一颗是臭椿树,香椿树上和臭椿树上各栓了一头牛。
花姑娘们似乎并没有因为气味不同而对香椿树有所偏好,恰恰相反的是大多时候臭椿树上的花姑娘反而会多一些。或许在花姑娘的世界嗅觉并不是她们选取居住地最主要的因素。她们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去选择一个安家的场所,于是她们就真的有了更多的自由度。
一只蝉在一颗桐树上安家,一群蚂蚱在一片麦田里安家,一只野兔穿梭在辣椒地里,一片老鼠挖了很深的洞躲在地底下,然后一条蛇占领了老鼠的洞穴,吃掉了老鼠。
四季分明的小村庄,有无数的小动物安家,清晨会有公鸡打鸣叫醒村民起床,清晨会有小黄牛在田里耕地等待收获粮食,清晨会有蝉从地底下爬到树上去脱掉衣服长出翅膀完成蜕变。
蝉和蚂蚱选择在同一时间嘶叫,蝉选择了在桐树上安家,而蚂蚱选择以麦田作为背景衬托夏天,麦田那么大那么宽广,让这群蚂蚱藏在麦田里,有了更多的安全感。
对于安家在桐树上的蝉,要想去捉一只蝉需要一个套有塑料框的竹竿,并且在村里一颗一颗树上去找,而对于藏在麦田里蚂蚱,想要抓住一个夏天就需要选在太阳离地面最近的傍晚。
兔子似乎永远睁着眼睛看着周围夜晚的黑色。兔子不知道夜晚为什么会是黑色,兔子喜欢黑色,当夜晚安静来临的时候,地球把自己转到接收不到太阳光线的位置,而夜空中的其他恒星们虽然孜孜不倦的把光线甩向黑色的夜空,可是直到兔子们睡醒以后也等不到夜空变成白色。
再需要左转才能到夏天的午后。
你喜欢夏天的午后么?
那是一条通往北务村的路,一路朝北夏天里,两边都是麦田,麦田里有蚂蚱还有蛇和农夫。需要掀开一层麦子才能踩过另外一层麦田,没有捷径。
他需要的地方叫做结局。
他出发的地方叫做开始。
他生下来并不是为了老去。
遇到这个夏天午后,他开始变得并不担心会老去了。
唐志庄的下午,夏天里一定会有倾盆大雨,前一秒还是艳阳天,天下起来大雨,整个梦里都是湿漉漉的雨水。
一边淋雨一边被雨淋,失重的雨水垂直砸向地面。
滴答滴答滴答答。梦里没有声音,却有回音。
是谁打翻了云朵,是谁掀翻了洗脸盆,倒下了洗脸水。
燕郊网城QQ总群:108146744 宝宝群:127992695 活动交流群2:22603795 燕郊网城拼车群:176189266 加时请写上论坛用户名
重要公告:如果您发现您的权益被侵犯请致电举报,网站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严肃处理。举报电话:0316-3166666
发表于 2017-7-21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看看!谢谢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燕郊网城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侵权投诉|燕郊网城 ( 京ICP备12031480号-3  

GMT+8, 2017-7-28 04: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