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燕郊网城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网城论坛通行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1|回复: 0

第九章 狼来了(行走的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咪咪毛,上高窑,把你妹子给我哥。
村子西北脚有片小树林,夏天的时候树林里长满了青草,青草郁郁葱葱铺满在树林里,几十颗洋槐树站在草丛中,宛如亭亭玉立的姑娘。
洋槐树白天和青草穿一样颜色的衣服,小船形状的叶子把青草的天空连接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水,青草们一株一株贴在一起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取暖,这阳光燃烧的通透。
太阳是一颗正直壮年的黄白色的恒星,为了不至于被自己这团大火球因为引力而塌陷,赘肉在肚子里聚变以后,以四射的光芒和源源不断的热量抛给了这片青草和洋槐树。
也许是一厢情愿,也许是愿者上钩,你给我就全要,青草和洋槐树从来没有想过,太阳也会有终老的那天,假如有一天太阳真的死了,对于青草和洋槐树来说,那时候黑夜比黑夜更可怕,冷冷清清安安静静并不是身为植物所真正希望的,洋槐树羡慕停留在洋槐花上的那群蜜蜂,而青草羡慕整天啃自己的那群野兔子。
夜晚来临的时候这片树林并不是漆黑一片,月光洒在乳白色的洋槐花上带着露水晶莹剔透,青草堆里的萤火虫按下按钮打开灯光守护着树林,待到所有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以后,蛐蛐便在这孤寂的夜空中完成最后的点缀声。
相互协作,缺一不可,选好月光华丽的夜晚,选好夏天雨后的刚刚睡醒的夜晚,谁要是掉了队,谁要是不合群,于情于理都没法给大伙儿一个交代。
下雨的夜晚,洋槐树的叶子承受着雨水经历长途跋涉自由落体之后砸到身体的重量。露水沿着叶子的缝隙滴落到草丛里,给予了大地的营养。
兔子非要拉着萤火虫聊天,夜晚来临的时候兔子变得异常兴奋,在树林里跑老跑去,吃遍了整个树林里的青草,聊天的时候兔子还得让萤火虫开着灯,这样兔子才会有安全感,胆小如鼠的兔子一到晚上就会滔滔不绝的对着萤火虫倒苦水,比如今年的青草不如往年的好吃之类的。青草们像案板上的肥肉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被兔子吃掉同伴,心里在想,我们今年好不好吃完全不由我们自己决定呀,今年的雨水确实不如往年的那么充沛。
生于天地间,浑然如天成,不见痕迹。老天爷这个大设计师真是一个微妙的存在吧,小芜想。
龙博和小芜是很要好的小伙伴,龙博家在老屋门前,老屋门前是一片椿树,椿树有着和桐树不一样的香味,知了会爬在桐树上安家,小芜爷爷选择把牛拴在椿树上圈一个家给小黄牛。
相比小芜喜欢留长头发,龙博总是理成小平头,同学们都喊龙博小学生头,龙博活泼好动,小芜内敛安静,这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小男孩却成了彼此童年最好的玩伴。
树林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养育着她的孩子们,不管在什么季节,小芜和龙博总是喜欢在树林里待着,似乎这是除了家以外的另外一个家,下午放学以后龙博和小芜都牵着自己家的羊到小树林做一个放羊的孩子,于是一整个下午这片树林就成了这两个小伙伴的世外桃源,爬上洋槐树的最高处吃香喷喷的洋槐花是小芜和龙博最喜欢的事情,一整个下午两个小兄弟骑在树杈上摘洋槐花吃。
洋槐树铺满了树林,沿着七组和八组的后门像一条长河一样贴在墙上,在树林最东边是一颗有着上百年寿命的老槐树,老槐树开的洋槐花鲜嫩爽口,足足够小芜和龙博吃上一辈子,一辈子有多长,他们两个都不知道,也想不透。
很多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龙博和小芜就这么骑在树杈上,等着被白花花天空覆盖的时间像白驹一样穿透所有的缝隙,这世界所有的缝隙被撕裂成一片一片更小的世界,一粒尘埃就是一世界,一个缝隙连接一个缝隙,村庄背后的土地里的土壤俯首接耳浩瀚衔接,像是永远不会有完结似得。
现实与梦境是相反的两个世界,梦境与现实是相近的两个世界,可以在梦境里面找到的地方,似乎早晚会在现实中遇到。
龙博和小芜在树杈上睡着了,悄无声息的睡着了,吃饱了洋槐花后,夏日午后的树杈后面是无尽的麦田,靠着树杈尽收眼底的是整个四四方方的唐志庄村,躺在村里最高的一颗洋槐树上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睡个觉,不用担心未来,不用缅怀过去,不愁吃不愁穿,在村里倚天立地,安逸就像是铺天盖的狂风一样从远方来,停留在洋槐树上,小芜和龙博就是被这狂风带到了梦里。
回忆里小芜的父母好像总是在吵架,童年的每一天都有父母吵架的身影,小芜的爸爸是一个早出晚归的庄稼汉,生活给这个庄稼汉带来了种种磨难,唯一可以发泄的办法就是和他将要过一辈子的妻子吵架,他们吵架不分季节不分时辰不分场所,如果时机恰当的话,厨房做饭的时候可以吵架,田地里干农活的时候也可以吵架,后院的老母猪叫唤的时候也可以吵架,新年村里满是鞭炮声中也可以吵架,当吵架解决不了这个家庭矛盾的时候,父母便把吵架升级为打架和摔东西。
因为害怕父母吵架的画面,小芜大多时间都不在家里待着,龙博作为小芜童年最好的玩伴,也不太喜欢家里吵杂的环境,好在村里有无群的乐趣可以让小伙伴们去发掘。
该怎么办好呢?
自由度更高的生活是大伙儿都在向往的期望,龙博有着村里大伙都羡慕的家境,而他却好像也不太满足自己的生活,龙博的爸爸请了工匠把家里建成村里为数不多的的三层小洋楼。
怎么说也不可能,假如要让龙博保持不听不说不闻不看,那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太没有乐趣了,村里有无穷无尽的乐趣可以去发掘,成长就是沉下来再涨出去。
是该变得不一样还是变得一样,沉的越深,答案才会长了腿自己跑过来。
用簸箕筛分离小麦和麦糠就是这个沉下来的过程,糟粕和精华本该是一个对立面,如果没有簸箕这个伯乐的话,也许小麦和麦糠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把。
镜子里的猴子和镜子外面的猴子相互都不承认对方的存在,于是杨振宁发现了宇称不守恒,得了诺贝尔奖金。
只有永恒回归的方式才能找到最美好的事情把。
村民们并没有把筛分出来的最好粮食留给自己吃,小芜不能理解的是村民们把最优质的小麦当做猪饲料,猪圈的猪吃着最优质的饲料洋洋得意用哼哼的方式唱着歌,村民看着这群懒洋洋的猪健康成长,喜悦的心情像是摸到了兜里的钞票,像是看到了孩子们的未来,像是住到了三层高的小洋楼。
猪吃着最优质的饲料哼哼的唱着歌,对喂饲料的小芜满怀感激之情。小芜每次喂这群猪的时候心里满怀嫉妒的想,吃吧吃吧,你们吃最好的小麦,迟早有一天会加倍还给别人的!
龙博把自己最后的一段时间选择在村里和小芜一起寻找昆虫的乐趣。
斑衣蜡蝉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村里人喊她们花姑娘,春天椿树发芽的时候,花姑娘们通红的身体长出黑色和白色斑点,翅膀展开在天空飞翔如空灵的舞者,天空空荡荡是她们的整个舞台,飘浮在天地间无拘无束,有很高的自由度。
龙博家门口有两颗椿树,一颗是香椿树,一颗是臭椿树,香椿树上栓的是龙博家的牛,臭椿树上栓的是小芜家的牛。
花姑娘们似乎并没有因为气味不同而对香椿树有所偏好,恰恰相反的是大多时候臭椿树上的花姑娘反而会多一些。或许在花姑娘的世界嗅觉并不是她们选取居住地最主要的因素。她们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去选择一个安家的场所,于是她们就真的有了更多的自由度。
龙博家门口偌大的草地有着两头牛永远吃不完的青草,不但两头牛吃不完,再多几只羊也吃不完。
龙博爸爸顺理成章的养了三只羊,大多时候家门口草地上三只羊和两头牛会和平相处,吃不完的青草即使牛羊成群也衣食无忧。
那天狼来了。
野兔因为擅长奔跑而练就了一身腱子肉,内藏筋,硬度适中,适合卤味。村民们猎杀了大批野兔之后,村庄附近的狼因此也失去了最美味的食物。
也许故事没有发生之前没人能猜到故事之间的因果关系,小芜和龙博也猜不出这些复杂的因果关系。
中午临吃饭的时候总共来了两只狼,村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狼在白天出没,那两只狼实在太饿了,凶残的眼神里露出饥不择食的狰狞面孔。
村里条条串串的巷子是野狗安家的地方,狼和狗长得像兄弟一样,狗成了村民最忠实的朋友,狼却成了村民最恐惧的敌人。
小芜和龙博在椿树上抓花姑娘的时候,两只狼已经缓慢的在接近这两个小兄弟了。
都是一对兄弟,兄弟何苦为难兄弟呀,小芜和龙博想。再说在椿树上抓花姑娘很久了,椿树也没有表现出有任何的不情愿。
龙博因为生性好动,在两只狼朝自己方向扑上来的时候选择了拔腿就跑,而小芜却傻傻的站在原地。
狼没有选择去咬小芜,也没有选择去咬拴在椿树上的羊。
狼选择了拔腿就跑的龙博,也许是狼的自尊受到了羞耻,在狼的世界,没有可以比自己跑的更快的动物,包括人类。
龙博是被身体更健硕的那头狼叼走的,不远处是一群正在下象棋的庄稼汉,龙博被狼叼走的时候,龙博的爷爷刚好赢了那盘博弈。
狼虽然被一群大人们在后面追赶,但是锋利的牙齿还是死死的咬住龙博的脖子,从龙博家到小树林有将近一公里的路程,这一路是小芜和龙博几乎每天都会去的地方,小树林里有他们两兄弟每一个春天的花开,每一个夏天的蝉鸣,每一个秋天的落叶和每一个朽木取暖的冬天。
村民们拿着锄头在狼的身后追赶着,口中愤怒的骂着狼是畜生。
再强大的生物也有害怕的时候,狼在饥饿和被村民杀死之间,选择把龙博扔在了小树林里。可是这一切太晚了,龙博再也没有办法呼吸了,他躺在草丛中,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白花花的洋槐花铺天盖地把树林围得严严实实,看上去酥酥软软像是一个梦境一样,泡沫易碎,梦境变成了龙博的囚狱。
龙博睡着以后有群蝴蝶来过这片树林,有群蜻蜓也来过这片树林,蝴蝶并不知道龙博曾经在这里睡着过,蝴蝶是来这片树林寻找将诛仙草的林黛玉。
许多年以后在龙博睡着的地方长出了簇簇狗尾巴草,这群精灵日日夜夜守护着睡着的龙博,狗尾巴草用尽一生陪伴着龙博孤独的灵魂,仿佛成了钟子期和俞伯牙一样的知音。
咪咪毛,上高窑,把你妹子给我哥。我哥嫌她有垢痂,给麽给麽可走呀。
燕郊网城QQ总群:108146744 宝宝群:127992695 活动交流群2:22603795 燕郊网城拼车群:176189266 加时请写上论坛用户名
重要公告:如果您发现您的权益被侵犯请致电举报,网站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严肃处理。举报电话:0316-3166666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侵权投诉|燕郊网城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2031480号-3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4028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40036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0号

GMT+8, 2017-3-25 23: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